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郎酒 >> 瀏覽文章

老子抓品質,兒子押“數據”,汪博煒要打造一個什么樣的新郎酒?

2019-5-24 20:29:16云酒頭條 雪球 【字體:

    【中國白酒網】在品質戰略的引領下,郎酒布局了為期5年的大數據與BI建設規劃。
    來自郎酒股份的一條新聞,將低調的郎酒“少帥”、郎酒股份公司副董事長汪博煒推到了眾人面前,一同亮相的還有郎酒打造引領“DT時代”強國品牌的5年規劃。
    “DT時代”對大多數酒業人士都十分陌生,其中文名是“數據技術時代”,馬云曾經在一次演講中說道:“人類正從IT時代走向DT時代”,足見其巨大影響力。
    在首次代表郎酒公開亮相一年多后,力推這樣一個長遠戰略發展計劃,顯然對“小汪”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7天4城,汪博煒率“大部隊”考察大數據和BI建設
    在5月15日-21日集中幾天時間中,汪博煒率隊先后“南下北上”到福州、青島、上海、北京,拜訪福耀玻璃、特銳德、家樂福、飛鶴乳業等品牌,對企業大數據與BI(商業智能)建設等項目進行了實地調研。
    與汪博煒同行的,是來自銷售一線、信息中心、客戶服務、財務、采供物流、質量管理等郎酒股份公司、郎酒銷售公司、郎酒廠公司相關板塊的負責人,幾乎涵蓋了郎酒生產的“全鏈條”,而從現場照片來看,同行不少人都是“年輕人”。
    汪博煒此行調研的幾家企業,都是所在領域的領軍品牌或世界級企業,可見其站位之高、用意之深。
    在福耀玻璃,汪博煒提出將智能智造引入古法釀造技藝體系;在特銳德,汪博煒一行參觀了領先行業10年建設的數字化大屏幕顯示系統;在家樂福,雙方就如何應用數字化技術實現供應鏈、進銷存等業務板塊的統一管理等問題進行了探討;在飛鶴乳業,汪博煒提出與飛鶴一同引領數字化時代。
    據了解,基于現有一體、兩翼、三配套、五板塊的立體構架,郎酒建設具有特色的大數據典范將從生產端、體驗營銷端、業務端、服務端等領域展開。汪博煒表示,在品質戰略的引領下,郎酒布局了為期5年的大數據與BI建設規劃,最終郎酒人要跟上大數據與BI技術浪潮,郎酒要做引領數字化時代的強國品牌。
    具體來看其規劃:
    1.生產端:技術創新驅動生產,釀酒基地與配套廠生產系統多觸點掌控,用智能提升品質管控能力,釀造極致化產品,提升郎酒最核心的競爭力;
    2.體驗營銷端:科學串聯旅游、品調、定制、老酒儲存等功能,打造郎酒莊園同大數據與BI建設并舉。打通線上線下閉環,拓寬體驗營銷邊界,牢固夯實郎酒基礎,讓郎酒莊園的精彩被更多世人所體驗;
    3.業務端:加深企業管理與決策能力護城河,公司內外高效協同,踏踏實實建市場、勤勤懇懇做品牌,立足多級增長點,用實力為市場提供更好的服務;
    4.服務端:品質引領,品牌驅動,做真正有質量的白酒全產品域與全生命周期數字化設計,努力滿足消費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讓任何一個消費者都成為郎酒大數據建設的受益人。
    數字化競爭時代的郎酒“王牌”?
    身為郎酒“少帥”,汪博煒一直備受關注。
    汪博煒初次公開亮相,是在2018年春季糖酒會上,列席了郎牌特曲、小郎酒等多場發布會。彼時,其職務是郎酒股份公司董事長助理兼董事會秘書,在公司新聞稿中職務排名居于汪俊林、劉毅、李明政、付饒之后。

汪博煒要打造一個什么樣的新郎酒?
 

    汪博煒的第一次“帶隊”,是在去年與負責銷售與電商業務的郎酒銷售公司副總經理梅剛、郎酒銷售公司綜合管理部總經理楊功華先后考察京東、酒仙網。郎酒在行業深度調整期,一度與酒類電商“打得不可開交”,汪博煒此行故被視為郎酒營銷模式的“破冰”轉型。
    2018年11月,汪博煒帶隊與京東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約定在2019至2021年3年內,要實現郎酒產品在京東平臺累計銷售額突破20億元的銷售目標,同時在技術、營銷、市場及產品等方面有合作計劃。
    數次“帶隊”都集中在電商領域,由此可見汪博煒對于信息化系統建設的重視,這也十分符合其學習與實踐背景。
    汪博煒本科就讀于清華大學,學習科學與工程類專業,留學期間在美國20所頂級研究型公立大學之一的馬里蘭大學羅伯特H.史密斯商學院讀MBA專業。根據官方介紹,羅伯特H.史密斯商學院在網絡經濟管理的教育和研究領域處于領先地位,學院的口號是“打造數字經濟的領袖”。
    在實習和工作過程中,汪博煒先后在Capital One、University of Maryland Medical Center、New York Life Insurance Company等工作,從事網絡管理高級運營分析師、服務和運營高級分析師等職務,具有豐富財務、管理、品牌、營銷、互聯網等方面經驗。
    2019年,郎酒在原三大事業部的基礎上又新設郎酒莊園事業部、綜合渠道事業部兩大事業部,汪博煒前往站臺,并提出了期望。后者負責互聯網新興渠道與海外白酒消費市場,統籌管理商超業務,直接負責授權電商、電商旗艦店、國際業務、區域品牌等銷售業務。
    綜合渠道事業部總經理助理馬興坤分管電商部,其另一個身份正是汪博煒在清華大學的同窗。有意思的是,汪博煒和馬興坤在清華大學同學期間,都曾擔任過班干部,也都帶領班級獲得諸多榮譽。2010年,汪博煒赴云南北方奧雷德光電科技公司實習期間,馬興坤出現在了清華大學本科直博名單上。
    本身具有極高的專業造詣,還能發揮學霸的優勢,引來尖端人才,從某種程度而言,在事關未來的數字化競爭方面,汪博煒本身就是郎酒的一大戰略性優勢。
    郎酒的“父子檔”
    在接近汪俊林的人看來,他與汪博煒父子二人的性格十分相似。
    長期以來,汪俊林除代表企業發聲之外,少有高調亮相的時候,內向、書卷氣、是很多人對汪俊林的鮮明印象,而汪博煒也繼承了這種性格。
    清華大學新聞網一則信息顯示,汪博煒在剛入學時十分靦腆,不善言談,到大三才有所改變。為了代表班級參加辯論賽,汪博煒在宿舍反復排練,配合音樂調整語調,從一個沉默男孩蛻變為雄辯高手,同學們親切地給他一個外號“答辯小王子”。
    而在各自的時代背景下,汪俊林、汪博煒都堪稱酒業少見的高材生。
    1977年,中斷了十年的中國高考制度得以恢復,僅僅2年后,汪俊林就考入瀘州醫學院(今四川醫科大學)中醫系,畢業后不僅僅在《四川中醫》、《中醫雜志》等專業刊物上發表過多篇學術論文,還有科研成果獲得四川省三等獎。在這一方面,在清華大學、馬里蘭大學羅伯特H.史密斯商學院深造出身的汪博煒,可謂青出于藍。
    2019年初,汪博煒被任命為郎酒股份公司副董事長,不再擔任董事長助理及董事會秘書,被外界解讀為汪俊林給他“加擔子”,也是為郎酒培養“準接班人“。
    汪俊林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曾表示,“大趨勢下,對任何產業或企業來說,品牌和產品的升級重做已成為必走之路”。數據技術時代,汪博煒關注的大數據和BI建設正是實現升級的關鍵路徑。
    當前,圍繞大數據建設,茅臺五糧液等企業已經動起來,合作對象涵蓋了阿里巴巴、IBM、聯想集團、浪潮集團等“高手”,汪俊林愿意將這份關系未來的事務,放心交給汪博煒打理,顯然對“小汪”充滿了信任和看好。
    “小汪”才露尖尖角,這段故事顯然才剛剛開始。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私彩更改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