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白酒動態 >> 瀏覽文章

醬酒“第二股”花落誰家

2019-11-8 8:52:51劉一博 馮若男 北京商報 【字體:

  【中國白酒網】近日,醬酒第二股爭奪戰愈演愈烈,誰將成為除茅臺外第二家醬酒上市公司成為了行業關注的焦點。作為有茅臺品牌背書的習酒宣布終止上市后,金沙酒業接踵宣布計劃將于2025年上市,郎酒專注銷售市場欲求厚積薄發,而此前已進入上市輔導期的國臺也蓄勢待發。業內人士認為,隨著“醬酒熱”不斷延續,郎酒、國臺以及金沙酒業誰將在此次上市爭奪戰中拔得頭籌,仍需拭目以待。
    沖擊資本市場
    茅臺作為醬酒唯一的上市公司,近年來業績獨領風騷的同時,其在資本市場表現也尤為突出。這也致使外界對于醬酒第二股花落誰家備受期待。其中,作為茅臺的子公司,習酒被視為最有力的競爭者。然而,10月28日,在“全國百家媒體走進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大型采訪活動中,習酒董事長鐘方達在回答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證監會相關規定,同一集團不能上市兩個品牌,因此習酒將終止上市計劃。隨著證監會相關規定再次被提及,習酒曲折上市路終畫上句號。
    酒水行業研究者歐陽千里表示,自茅臺放棄“國酒”商標以來,可以看出茅臺的風格開始偏于內斂。當“國酒茅臺”成為“貴州茅臺”時,習酒選擇不上市便成為大概率的事件。
    盡管習酒退出了醬酒第二股爭奪戰,但是10月30日,金沙酒業公布了上市計劃時間表,提出3-5年內完成上市計劃。消息一出,一時間泛起層層漣漪。習酒終止上市后,郎酒與國臺形成的雙寡頭模式逐漸向“三劍客”模式轉變,這也進一步使得醬酒第二股懸念叢生。
    與此同時,今年10月國臺酒業副總經理王美軍在論壇上表示,有望在2020年4月申報IPO。而作為“三劍客”實力最為豐厚的郎酒也在按部就班沖擊IPO。早在2018年,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便表示,郎酒集團或在2020年上市。
    終端競爭白熱化
    縱觀當下終端市場,習酒、郎酒作為全國化程度較高的品牌,其產品打破區域性束縛的同時,產品結構也優于其他地域品牌。而國臺以及金沙酒在華南地區也占據著一方市場。
    近日,記者走訪了多家北京以及天津地區終端線下商超店,在北京BHG精品生活超市安貞店記者在酒類專區白酒專柜發現,作為醬酒而言,除茅臺系列酒以及習酒產品外,郎酒產品相對較為豐富。該店店員向記者表示,除了茅臺迎賓酒外,習酒和郎酒的銷量都比較好。
    同樣的情況在北京物美陶然亭店也有所體現。當記者提及有意選購醬酒產品時,該店店員除向記者介紹了茅臺系列酒外,還推薦了郎酒旗下的紅花郎以及青花郎產品。
    除北京地區外,記者在天津沃爾瑪新開路店也同樣發現郎酒的相關產品。但該店店員向記者表示,相比較之下,仍是習酒銷售的情況較好,消費者選購時一般會在茅臺系列酒和習酒之間選擇,因為都是茅臺公司的產品。
    不難發現,在華北市場中,醬酒產品多為全國化程度較高的品牌,而在華南市場的線下終端卻呈現百花齊放的態勢。
    在成都市場,記者在走訪終端線下超市時發現,除郎酒外,國臺酒的市占率也較高。當記者問及國臺酒的銷售狀況時,店員告訴記者,國臺酒盡管有售賣但是銷售并不是很好。而郎酒作為四川本土品牌,知名度更高。
    爭奪戰一觸即發
    隨著醬酒第二股爭奪戰愈演愈烈,郎酒、國臺、金沙三足鼎立的局勢逐漸形成。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國臺營收分別為3.61億元、5.41億元、11.4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034.97萬元、1.01億元、2.47億元,2016-2018年,國臺累計完成營收超過20億元,三年凈利潤增速均超過100%;金沙酒業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約為25.88億元。2018年,超額完成全年銷售任務目標133%,全年整體同比增長239%。2019年1-9月金沙酒業上半年銷售任務完成率達195%,同比增長達138%,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銷售收入達13.82億元,同比增長138%。而作為其中體量較大的郎酒而言,2011年營收突破100億元,但之后業績卻直線下滑,頂峰時營收曾下滑70%。直到2018年,郎酒才重回營收百億元陣營。
    白酒營銷專家晉育鋒向記者表示,在醬酒領域中,郎酒的規模以及體量更大,加之又是老名酒,品牌力較強,是第二個醬酒上市企業有力的競爭者。同時,理論上而言,習酒的退出,郎酒的上市加持更多,品牌實力強,賦予了其上市“光環”。
    但盡管如此,從產品的地域背書方面,郎酒卻略遜一籌。作為自四川“起家”的郎酒,與國臺、金沙酒業除體量不同外,還有一個本質上的區別,即產區問題。眾所周知,產區對于醬酒而言可謂是另一張名片。因此,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指出,作為醬酒而言,沒有了貴州作為地域背書,從某種程度上失去了原產地的影響力。
    除郎酒外,背靠貴州這棵“大樹”作為產地支撐的國臺,算是醬酒領域中最為接近IPO上市的企業,10月22日王美軍在論壇上表示,有望在2020年4月申報IPO。然而,國臺的上市難度卻也隨著習酒的終止上市提升了難度。歐陽千里對記者表示,貴州白酒分為茅臺酒和其他酒,國臺上市可以對標的其實是習酒,而不是茅臺。缺少了習酒的競爭,國臺上演獨角戲,也將會迎來更加嚴苛的審查。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醬酒第二股仍撲朔迷離,未來誰將登上醬酒資本市場端仍需拭目以待。

分享到:


網友評論:

  • 閱讀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私彩更改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