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山西汾酒 >> 瀏覽文章

山西汾酒去年為何外購9億元商品酒?

2019-6-6 7:30:38張欽 北京青年報 【字體:

    【中國白酒網山西汾酒去年為何外購9億元商品酒? 公告披露其從關聯方購進大量商品酒僅加價3%就銷售出去。
    根據國內白酒上市公司山西汾酒近期披露的數據顯示,公司去年僅向關聯方就合計采購了約9億元的商品酒,而當年山西汾酒的主營業務收入為93.08億元,也就是說外采商品酒銷售金額占到了公司銷售總收入的十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汾酒近日在對上海證券交易所問詢函的回復中披露,其向關聯方采購的商品酒再次對外銷售時,價格比采購價上浮3%左右。有業內人士分析,這意味著作為上市公司的山西汾酒去年從關聯方買進來又賣出去了9億元的商品酒,其中僅僅賺了3%的差價,這與白酒行業超高比例的營銷費用大相徑庭。而記者注意到,賣酒給山西汾酒的這些關聯方多多少少都跟大股東汾酒集團相關。
    批發價30元一瓶的“開發酒”
    零售價可達約600元
    1998年震驚全國的“朔州毒酒案”曾讓山西酒業遭受重創,當地最出名的汾酒無疑受傷最深。20年過去了,假酒對于汾酒依然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不久前,有媒體曝出上市公司山西汾酒的大股東汾酒集團存在銷售商將自家散酒灌進“開發酒”的現象:與汾酒集團合作的“開發商”往往只要交錢就能獲商標授權,自定包裝品名銷售,質量、溯源信息不全致假酒乘虛混入。根據媒體的調查,市場上有很多不同品名的酒在包裝上都印有“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杏花村”等字樣,但這些酒無法查詢到具體生產廠名廠址等信息,更有一些“開發商”和經銷商竟然用三無散裝酒罐裝冒充汾酒流入市場。這次爆出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出品的批發價30元一瓶的“開發酒”,對外零售價能達到600元左右。
    對此,汾酒集團緊急發布聲明,稱已請求汾陽市公安局、市場監督管理局依法進行查處對杏花村鎮周邊商鋪存在的假冒侵權產品問題。
    9億元外購商品酒購自關聯方
    占公司近10%的營收
    自家人“傍”著汾酒的招牌生產的各種合法“開發酒”則是汾酒面臨的另一大困擾。就像很多知名白酒上市企業一樣,汾酒也存在著“股份酒”與“集團酒”之分——在很多知名白酒體系里,“股份酒”是核心資產,也是人們心目中真正的名牌酒;而“集團酒”則往往來自于與上市公司相關聯的大股東,后者會用各種方式傍著名酒的牌子開發出各種似是而非的“名酒”。因此這類“集團酒”也常被稱作“開發酒”。
    在很多對酒不很了解的消費者而言,“開發酒”往往能借著“股份酒”的招牌熱銷,關鍵在于,很多買“開發酒”的消費者以為自己買到的就是真正的名酒。
    但值得注意的是,汾酒去年從關聯企業采購的商品酒價值就高達9億元,而且是以加價3%又從股份公司賣了出去。據媒體梳理,山西汾酒去年從關聯方合計采購了約9億元左右的商品酒,占到了公司近10%的營收水平。與此同時,山西汾酒又向關聯方出售了6.77億元的商品酒。
    記者注意到,也正是由于與關聯方存在大量的關聯交易,去年山西汾酒對于年初承諾的關聯交易額也嚴重超標,甚至引發了交易所的問詢。據了解,山西汾酒近三年的年報數據顯示,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與關聯方實際發生的日常交易金額,分別約為7.76億、11.57億和29.28億元,增長勢頭非常明顯。其中在2018年,山西汾酒日常關聯交易金額約為29.28億元,較2017年大幅增加153%,其中采購商品、接受勞務的關聯交易總金額達21.44億元,出售商品、提供勞務的關聯交易總金額6.95億元。
    對此,上海證券交易所要求山西汾酒作出事關關聯交易的說明。一周后,山西汾酒未能如期回復問詢函,在申請了一次“延期回復”后才作出回復,稱去年公司關聯采購金額占到年度采購總額的49%,其中關聯采購主要分為采購釀酒材料及包裝材料、采購商品酒和接受勞務(比如酒店服務、旅游參觀服務)。同時山西汾酒承諾公司將采取切實措施,減少關聯交易,2019年將關聯交易金額控制在22億元以內,2020年將關聯交易進一步控制在10億元以內。
    對于為何從關聯方大量采購商品酒,山西汾酒給出的解釋是,公司主動加大了對控股股東汾酒集團酒類業務營銷資源的整合力度,由公司全資子公司汾牌營銷公司采取總包銷方式銷售汾酒集團旗下系列酒產品。換句話說,山西汾酒在利用自身的渠道幫助大股東銷售“集團酒”。
    山西汾酒“會議營銷”
    四天花了2889萬元
    另外山西汾酒2018年年報還披露了一個受到關注的數據:去年山西汾酒的廣告宣傳費為7.33億元,其中全國性廣告費用 1.5 億元、地區性廣告費用 2.07 億元、公司促銷費 2.75 億元。另外有4289.27萬元的會議費引人關注,同比增幅達到 130.67%。在回復上交所有關其會議費的具體構成及大幅增長原因的問詢時,山西汾酒回復稱,會議費用的劇增是“為提升品牌影響力,利用重大活動開展會議營銷造成”。在其給出的明細中,2018年9月19日至22日舉辦了四天的“2018杏花村世界酒文化博覽會”就花費了2889.38萬元,平均每天花費超過700萬元。
    眾所周知,白酒的營銷費用占比相當高,但從山西汾酒披露的信息來看,其從關聯方購進的9億元左右的商品酒,僅以加價3%就銷售出去了,為何“集團酒”的營銷成本比自家的“股份酒”要低那么多呢,難道這些酒真的比大名鼎鼎的“汾酒”更好賣?

分享到:


網友評論:

  • 閱讀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私彩更改开奖号码